环保产业发展瓶颈有望突破

2018年07月27日 13:53作者:来源:凤凰网阅读(132)
  国家发改委7月2日对外发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我国绿色发展的价格改革方向,重点聚焦污水处理收费、固体废物处理收费、用水价格、节能电价四个方面,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有利于绿色发展的价格机制、价格政策体系,促进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成本内部化的作用明显增强;到2025年,适应绿色发展要求的价格机制更加完善,并落实到全社会各方面各环节。这是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举措,是实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环保产业发展的重大机遇。

  党中央高度重视运用市场化手段和价格机制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用途管制制度。健全能源、水、土地节约集约使用制度。”“加快自然资源及其产品价格改革,全面反映市场供求、资源稀缺程度、生态环境损害成本和修复效益。”“坚持使用资源付费和谁污染环境、谁破坏生态谁付费原则。发展环保市场,推行节能量、碳排放权、排污权、水权交易制度,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化机制,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明确指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已进入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攻坚期,也到了有条件有能力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问题的窗口期;强调要充分运用市场化手段,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市场化进程,完善资源环境价格机制,实现将生态环境成本纳入经济运行成本。总书记关于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攻坚期、窗口期的判断,完整地诠释了当前推进资源环境价格改革的必要性、紧迫性和可行性。

  长期以来,由于没有完善的资源环境价格形成机制,由于资源环境产品的公益性、地域性、专业性特征和环境项目的“长效性”,环境服务的直接受益者难以评估环境公共产品的质量和价格,环境监测体系、排污权等资源环境要素交易体系又发展滞后,加上信息不对称,导致资源环境产品价格信号扭曲,既不利于引导企业和公众节约资源与保护环境,也让资源环境的需求方、治理方和监管方消极应对,还造成资源环境市场乱象,暗箱操作、恶性竞争现象突出,社会、政府、企业处于三输的尴尬境地。负责任的政府不能长期用负债的办法来改善生态环境,优秀的节能环保企业要依赖合理的价格来形成良好的商业模式,实现服务溢价。价格问题已经成为绿色金融、环境类PPP项目、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出台正当其时。

  《意见》的内容非常丰富,既对已有的水资源费、污水处理费、垃圾处理费政策,环保电价政策、工商业差别化用水用电价格政策、居民阶梯价格政策、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政策、农业水价政策等等进行了补充和完善,又针对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推动绿色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提出了一些新的政策创新意见。比如,建立企业污水排放差别化收费机制、完善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减量化激励机制,以及推动环保产业发展的电价支持政策等等。这些政策措施的实施,将在减少污染排放、保护生态环境、节约能源资源、促进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意见》明确了要加快建立健全能够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体现生态价值和环境损害成本的资源环境价格机制,完善有利于促进绿色发展的价格政策,将生态环境成本纳入经济运行成本,撬动更多社会资本进入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促进资源节约、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防治,推动形成绿色发展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这是推动资源环境价格机制改革的方向。其中,落实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精神,将生态环境成本纳入经济运行成本是其核心要义,这为环境保护从成本中心变为价值中心奠定了政策基础,为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奠定了价值基础。